据中国政府网消息,李克强总理今日(1月4日)接连考察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普惠金融部,并在银保监会主持召开座谈会。

全面降准将至?李克强考察三大行 释放超重磅信号

总理强调,要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的力度,进一步采取减税降费措施,运用好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工具,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

“全面降准”或在近期实施?

此次罕见提出“全面降准”,是否意味着实施将近?

兴业研究分析师郭于玮称:“目前定向降准工具主要惠及小微企业等普惠金融领域,但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仍待强化。因此有必要将定向降准拓展为全面降准,全面提高商业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

为何近期决策层频频提到降准?

在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看来,存准率下调有两方面理由:一是经济仍有下行压力,需要金融加大力度给予支持,尤其是在非信贷融资推进存在一定瓶颈的情况下,信贷适度加快投放步伐可能性较大,这就需要银行负债端保持良好状态;二是2019年外汇占款可能处在较低水平,因此需要通过存准率的下降来适度增加市场流动性。但为了避免“大水漫灌”,在流动性已基本达成合理充裕的条件下,存准率不可能持续大幅下调。

连平表示,2019年货币政策将以“稳货币、增信用”的方式去配合“宽财政、促投资”;存准率仍有进一步下调的可能,但幅度和频率会小于2018年。

“未来货币投放方式需要进一步转变。”郭于玮认为,目前货币当局较多地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投放流动性。尽管2018年以来数次以降准置换MLF,但MLF余额仍在4.9万亿元的高位。这带来了两个问题:一是MLF属于批发性融资的范畴,尽管商业银行同业负债占比有所下降,但MLF余额高企使商业银行对批发性融资依赖仍然较强;二是2018年以来商业银行流动性监管考核趋严,而商业银行通过逆回购、MLF获得的资金有一定的期限,在部分流动性监管指标计算中适用于较低的折算率,加大了商业银行流动性监管指标达标的难度。

在这一背景下,货币市场利率曲线出现陡峭化,即中长期资金成本偏高。因此,为了提高银行体系流动性的稳定性、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需要推动全面降准并置换存量的MLF。

中信证券固收首席研究员明明表示,从过往两年央行在春节前的流动性摆布看来,货币政策保持稳健取向下,央行将通过大量投放低成本流动性弥补资金缺口,1月份央行将采取降准和TMLF的方式进行中长期流动性投放,搭配短期跨节流动性投放,营造较平稳的资金利率。

北大光华课题组认为,2019年央行主要以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为主,以达到疏通资金渠道定向支持实体经济的目标,因此大水漫灌将不会再现。2019年基准利率不会下调,货币供给也并不会大幅增加。但预计央行将总体降准2个百分点左右,同时会灵活采用各种结构性定向货币政策工具进行流动性的精准调节。

此外,2019年1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9年起,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小型和微型企业贷款考核标准由“单户授信小于500万元”调整为“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元”。明明表示,本次调整将扩大纳入普惠金融领域贷款规模,总量上将新增释放部分法定存款准备金。结构上将鼓励商业银行增加小微企业信贷资源配置。

进一步采取减税降费措施

据财政部预计,2018年减税降费超过1.3万亿元,规模创近年来新高。长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赵伟认为,居民部门减税政策包括上调个税起征点等,通过“减税→居民收入→消费”支持消费;企业部门减税包括,提高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扶持小微企业发展等,通过“减税→企业盈利→资本开支”影响投资。

“2019年减税降费力度将继续加大并将迅速落实,全年减税降费规模可达1.5万亿元-2万亿元。”北大光华课题组预计,减税方面,有空间也有必要适度减轻企业增值税负担,预计政府可能很快出台政策将增值税三档并为两档。企业所得税也有望下调2个点以上。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冯明建议,将企业所得税率从25%降至20%。由此导致的减收可通过提高利润率较高的国有企业利润上缴比例进行部分弥补,让减税红利更多由民营企业享受。

降费方面,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表示,应继续考虑推出社保全社会统筹,将基本养老的“蓄水池”统一,提高资金互济功能,从而最大限度把社保中基本养老缴费标准降低。据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测算,目前社保实际费率可能比名义费率低5个百分点,因此,将社保名义费率下调6-8个百分点或能降低从严征管对企业的影响。

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

专家认为,宏观政策应加大逆周期调节的力度,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将会加强配合。

国盛证券分析师熊园认为,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政策已经转向稳增长、稳就业、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预计后续一系列政策组合拳可期。财政赤字率有望从2.6%升至2.8%甚至3%,专项债规模将扩至2万亿元以上;货币政策继续“独立”宽松。除减税降费、降准外,基建补短板将从中西部和农村扩散至东部沿海地区,房地产调控不会全面放松,但各地将陆续结构化、差异化,加大保障房、公租房建设力度仍是主方向。

此外,专家认为,促消费政策也将陆续出炉,民营经济疏通货币传导机制是关键。

银行不断发力普惠金融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8年三季度末,银行业金融机构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包括小微型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贷款和小微企业主贷款)余额33万亿元,其中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长19.8%。

各银行也将普惠金融放在了更重要的位置上。以建设银行为例,2018年5月,明确提出普惠金融发展战略,在巩固好传统优势的同时,聚焦“双小”(小行业、小企业),正式推出住房租赁、金融科技、普惠金融“三大战略”。

截至2018年9月末,建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49万亿元,贷款客户87.4万户,较年初新增26.9万户,增长44.39%,累计为170多万户小微企业提供超过6.4万亿元信贷资金支持。

在完善普惠金融服务体系方面,建行围绕服务“双小”,建立长效性政策机制,并在机构设置、人员安排、资源配置、绩效考核等方面予以适当倾斜,如安排专项贷款规模,配套和挂钩激励费用,调整核心指标考核权重。建构由上而下的普惠金融组织体系,广泛调动各基层机构力量,下沉服务重心,全行近1.5万个网点均能开展小微企业服务,不断加大普惠金融特色机构建设,提高网点普惠金融服务能力。

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此前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截至2018年9月末,在工行有融资余额的民营企业达到7.9万户,较年初增长11%,占全部融资企业客户数量的77%;融资余额约2万亿元,同口径较年初增加1000多亿元,余额在同业中保持领先;平均贷款利率5.2%,处于市场较低水平。

在普惠金融服务方面,易会满表示,工商银行全行坚持“不做小微就没有未来”的理念,在一级分行层面均已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在全国成立了240余家小微中心,累计服务小微客户超过百万户,投放小微贷款9万多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工行普惠贷款超额完成监管口径的贷款增长目标;普惠贷款余额增幅远高于各项贷款的平均增幅;小微贷款平均利率远低于其他融资渠道利率,在减费让利方面较好地发挥了大行“头雁”效应。

随着支持民企政策持续加码,各银行也积极相应,纷纷出台具体举措。例如,中行发布《支持民营企业二十条》,提出将从七个方面着手,进一步提升对民营企业金融服务水平,并与超百家民营企业签署《总对总合作协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友情连结> 亚洲城娱乐网站 乐天堂fun88 qy8千赢老虎机 New Dream Plan Home Design Home Layout